中新网日内瓦5月10日电 我国裁军大使李松10日率团到会联合国“负职责外空行为准则”开放式工作组会议,着重最为首要的“负职责外空行为”,是超级大国许诺不称雄外空,不寻求“主导外空”。\n\n  李松在会上指出,从前史和实际视点看,外空军备竞赛的本源在于超级大国妄图称雄外空,这是长时间悬于外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暗斗虽已完毕30年,但单个国家坚守暗斗思想,获取单方面外空战略优势,给全球战略安稳带来严峻消极影响,对外空平和与安全构成耐久要挟。避免外空兵器化和军备竞赛,是保证外空平和、安定、可继续运用的重要条件。\n\n  关于“负职责外空行为”世界评论,李松着重四项准则:一是保护一起和遍及的外空安全。具有最大空间才能的国家对此负有特别职责。任何国家都不应将本国安全建立在他国不安全的根底之上,不在外空搞“大国竞赛”、集团政治和阵营对立。各国应秉持构建人类命运一起体理念,建立一起、归纳、协作、可继续的全球安全观,经过协作应对外空安全各方面要挟;\n\n  二是坚持避免外空军备竞赛的底子方针。是否支撑商洽达到新的外空军控公约,是衡量一国外空行为是否负职责的试金石;\n\n\n\n  三是平衡处理外空安全与平和运用的联系,保证各国相等享有平和运用外空权力,特别是重视开展我国家和新式航天国家利益;摒弃意识形态成见、双重标准和单边制裁,避免乱用“安全要挟”等托言阻碍他国平和运用外空活动;\n\n  四是坚持多边主义和归纳和谐应对,支撑联合国在外空世界管理中发挥主渠道效果,保证外空世界规矩拟定进程的广泛参加性、公正性、全面性和包容性,避免将少量国家毅力强加于人。\n\n  李松表明,中方注意到美国最近宣告不再进行“损坏性直升式反卫星导弹实验”,对此中方欢迎全部真实有利于完成避免外空军备竞赛方针的军控建议,但对立任何假借军控之名扩展单边军事优势的做法。美方建议并未提及有关兵器的研制、出产、布置、运用,更未提及其他要挟或损坏卫星正常运转的活动,彻底不足以处理外空范畴面对的各方面问题。\n\n  李松一起指出,我国和俄罗斯一起倡议的“避免在外空放置兵器、对外空物体运用或要挟运用武力公约”草案,为外空安全提出简明有用的处理方案,其间包含处理“直升式反卫导弹实验”问题;中方呼吁有关国家中止以各种理由阻遏外空军控公约商洽,以负职责情绪参加商洽进程。(完) 【修改:孔庆玲】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turkuvazistanbu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