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設大陸選擇用武力犯台的話,美國是否會採取軍事介入?”<\/span><\/p>

23日,在日本訪問的美國總統拜登答复記者這個問題時,先是回複了“是的”(Yes),記者再度追問了是否確定這個答案?拜登點頭補充,“這是我們作出的承諾”(That’s the commitment we made)。<\/p>

<\/p>

<\/p>

<\/p>

拜登這段談話,接連被外電包含《路透社》、《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日本朝日電視台等,榜首時間發出快訊。可見驚呆了多少外媒。<\/p>

這不是拜登榜首次就台灣發表類似言論。上一年10月他就發表類似言論,白宮發言人事後弄清,美方方针未有任何改變。這一次在日本發言結束後,白宮又仓促發出聲明稱美國方针沒有改變,拜登重申了一個中國方针及對台海平和穩定的承諾。<\/p>

拜登兩度談及美國將出动军队防禦台灣,兩度遭白宮弄清,有猜測認為拜登的涉台言論又為“口誤”。<\/p>

本年11月過生日後,拜登就將年滿80歲,已是耄耋之年的白叟出現口誤并不為奇。美國共和黨更常常藉此攻擊拜登,而在幾日前訪問韓國時,拜登就將韓國總統尹錫悅稱作“文在寅”。<\/p>

不過,台灣淡江大學戰略所副教授黃介正認為,不應該被解讀為口誤,反而是拜登內心真实主意的反射。“當白宮出來說明時,代表美國并沒有改變對台的方针,并且這麼重要的談話,不會在日本記者提問的場合說明。“<\/p>

“無論拜登是否出現口誤,其當天整體言論明確透露出美國近期藉由台灣問題挑釁中國的意圖。”上海東亞研究所助理所長包承柯承受香港中通社記者採訪時表明,隨著中國兴起,美國感到本身霸權被削弱,逐漸將中國作為對抗的對象,“出动军队防禦台灣”已經構成對中國主權的踐踏。<\/p>

有外媒認為,美國對待台灣問題正在由戰略含糊轉向戰略明晰。但耐人尋味的是,每當美國政府做出所謂戰略明晰的舉動後,又會有“對台方针不變”的弄清說法以維持戰略含糊。<\/p>

包承柯續指,由於美國政界對中國兴起深感焦慮,拜登政府實際上有意改變其對台方针以遏止中國,但台灣問題本質是中國的主權問題,拜登政府找不到實質干預台灣的法理依據。“拜登口誤、白宮弄清”的現象再三發生,說明晰拜登政府已經走入對台方针的“死胡同”,面臨左右為難的困局。<\/p>

對於拜登當天涉台言論,中國交际部發言人汪文斌表明,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灣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部勢力干与,美方不要“站在14億中國公民的對立面”。<\/p>

<\/p>

<\/p>

<\/p>

<\/p>

這并非中國榜首次就台灣問題正告美國,但是美國的挑釁行為卻沒有中止,已經走進“死胡同”的拜登政府假若不願回頭,只會在自己設下的窘境中越陷越深。<\/p>

在台灣問題上是口誤還是試探,不用去猜。在經濟問題上,可不見拜登有多“守護”台灣。<\/p>

美國總統拜登23日在日本宣佈啟動“印太經濟结构”(IPEF),總共13個國家被列入這個结构的創始國,其间不包含台灣。台當局稱會積極爭取参加該结构,并謀求参加《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CPTPP)。<\/p>

<\/p>

<\/p>

<\/p>

此前一天,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在22日的簡報會上介紹,IPEF不會包含台灣。他解釋,美國计划與台灣在貿易與經濟議題上,尋求“更深的雙邊接觸”,美國認為這條途徑對雙方經濟都有利,而這也將讓美國站在最好的安身點上。<\/p>

拜登訪問亞洲之前,美國國會50多名議員聯名致函拜登,敦促行政當局把台灣納入到IPEF。為什麼最後台灣沒有出現在榜首輪名單中? <\/p>

複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教授張家棟承受香港中通社記者採訪時剖析指, IPEF是一個以中國為目標的經濟戰略架構,因而美國政府會在該問題上處理謹慎,防止過度影响中國。<\/p>

對於未能第一批参加,台灣“交际部”22日晚間指,美國務卿布林肯公開強調, IPEF是一個具開放性與包容性的架構,不會對台灣在內的任何夥伴關閉大門,“因而,未來仍將持續積極爭取參與”。台灣参加IPEF幾率幾何?<\/p>

張家棟剖析認為,即便IPEF能够建立落實,料台灣仍會被拒之門外。因為不少成員國也與中國經貿聯繫亲近,包含韓國、東南亞等定會更多顧及中國的立場,若把台灣放入结构,一些國家或许會生退意。即便美國拉攏到足够多成員入夥,仍會有所顧忌,台灣能否入结构,與接下來中美關係走向相關。<\/p>

這麼看來,台灣的“棋子”效果又暴露了。<\/p>

至於美國表明“不會對台灣在內的任何夥伴關閉大門”,張家棟認為,美國仅仅不把話說死,契合其長期以來的交际特征。<\/p>

台灣進不了IPEF,有或许在CPTPP和美台雙邊貿易協議获得進展嗎?<\/p>

張家棟指出,CPTPP屬於一般經貿組織,美國未入也無法主導,台灣假如用經濟體的名義参加,在合法性上問題不大。不過,該協議在勞工、環保等方面標准較低,優勢不明顯,台灣参加的經濟意義不大,只能獲得“某種存在感”。<\/p>

對於美台雙邊貿易協議,他指出,協議此前一向推動艱難,美台都是世貿組織(WTO)成員,已定下最基本的貿易內容,能够滿足正常需求,再去簽雙邊協議或會堆叠。美國國會最多只能向政府施壓,政府完全能够不執行。<\/p>

  閱讀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hD-NLVtPjOnIN_TmZBmDhg<\/a> <\/span><\/p>

<\/p><\/div>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turkuvazistanbul.com